萌萌哒快银小天使

大概已经丧失写点东西的能力了……

【damijay】赌约

※几乎全文都是在说话……
※杰森高中生,达米安初中生设定
※私设有

【写得太糟糕啦……去掉tag了……
      
        达米安觉得最近的杰森有点不太对劲,大概是从上个星期开始他发现总是能在自己的身边搜寻到杰森的身影。要知道从他们俩认识这么长时间以来,杰森从来没多在他身边停留过一秒。但达米安并没有想去问清楚原因的念头。也许是因为自己长高了,或者是自己变帅了。
  
       “嘿,最近过的好吗?”杰森的声音冷不丁的在达米安身后响起吓了他一跳,“你现在是犯神经还是什么的?”
   
      “呃什么?”看到杰森一脸懵逼地挠着头达米安差点忍不住就要说【你怎么又变蠢了陶德。】“事实上,我们都知道你最近天天在我身边转。”接着他看到了陶德一副【原来是这样吗?】的表情。
 
       “是你逼我骂你蠢的陶德。为什么你一直围着我转而且还持续了一个星期?”达米安早就对这个问题做过无数种的回答,他们归结到一起的主题都是由于他太吸引人了。“这是个秘密,不过你可以知道接下来你得慢慢接受我。”
   
       “当然,你可以先适应一段时间再接受。”杰森重新换了一种说法,或许这样听上去更委婉一些。“……你很闲吗陶德?”达米安显然没理解杰森的意思,“当然不是,事实上我是在干一件大事。”
  
      “你能干什么大事?”达米安挑了挑眉,他根本不相信陶德能干出什么玩意儿,“我为什么要浪费自己的时间去和你瞎混?”
 
       “这不是瞎混,不过你确实说到重点了臭小子,答应我几个条件我就告诉你。”态度这么恶劣的家伙果然还是原来的那个陶德。“达米安·韦恩没必要和蠢蛋达成一些奇怪的协议。”

       “我可没强迫你。说起来我一直都想问你的,你有女友吗?”杰森认为这样直接问出来有点羞耻,不过他还是这么说了。“你关心这个?是想去蝙蝠侠那告我的状?”“只是好奇,好奇而已,别用那种眼神看我,像我在你这么大的时候大概还没有谈过女友,”杰森用余光瞟了一眼坐着的达米安,“你也一样,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你还是个小处男。”
   
       “你是想证明自己所有的智商都放在了识别这个上?”达米安恨不得现在就跟杰森打上一架。“我现在明白了,你就是想找揍。”
   
        杰森大概这时候在心里暗骂了达米安十多遍,这个臭小鬼也没有提姆说的那么机灵。“不管你怎么说反正现在情况就是这样了,你也不能把我怎么样,”语气足够欠揍,“去忙你的吧小少爷,明天见。”
 
       “去你的杰森,你已经耽误我很长时间了,所以我不介意你再耽误一会,你得说清楚你到底是在干嘛?”杰森知道达米安不会这么轻易的放他回去,说【明天见】那是他故意的。“可我等下还有事,”杰森看着桌子对面的达米安,他的脸色可不怎么好。“而且我之前说你得答应我几个条件我才能告诉你的。”

“你想要什么?”

“明天是星期六,陪我一起去吃饭吧!”

“!!?”

“我知道这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不过我是说真的。”杰森说完这句话,都能听见对面达米安深深的吸气声。

“……你是想和我约会?”

“是!”

“那么我同意了。”

“!!?”这下轮到杰森惊讶了,他可没想到达米安能这么爽快的答应他的条件,这可是以约会的名义。

“现在你能告诉我你的目的了?”

“唔……能明天再说这个吗?明天的气氛会比现在好很多……”

“随便你了。”杰森不太明白达米安为什么还会同意明天再知道原因,但不得不说他在心里给达米安的友好分打的高了那么一点。

“今晚我会把地址和时间发给你!”

“嗯哼。”

【万岁!】杰森在内心发出了一阵欢呼,格雷森和提姆也太小瞧他了。他想,不到规定时间自己就能搞定这位小少爷了。

#

   
        杰森回到家里快速编辑了一条明天约会的相关信息,最后他还发了一朵玫瑰花的表情给达米安。这也太基了……不过这不是重点,现在他该开始想明天应该穿什么样的衣服。
   
        西装革履杰森从来就不喜欢,而且这样也太拘束了吧?休闲服的话,会显得他更活泼可爱一点(?),但也说不好达米安会骂他蠢。明天自己应该喷点香水吗?或者要给达米安准备什么惊喜?……这算是杰森·陶德人生中的第二次约会,他还记得第一次和一位小女生约会的时候紧张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上帝保佑,这次他一定得好好表现。】
     
         时间定在早上八点半,杰森早早地就出发了。他约达米安八点半在公交车站见面,在那呆站了十分钟,没看到达米安的身影。不会这兔崽子要放他鸽子……千万别,今天可是整个计划的关键。杰森干脆去对面买了两杯咖啡【我可真贴心】,他在心里想。时间又过去了一会儿,马上就要到半了,马上就要到半了……杰森的周围有许多等车的人但他都不认识,他开始急的咬手指。
    
        “……嗨陶德,”他听见了咳嗽声,“路上车子太堵了,否则我一定是最先到的那个。”“可我八点就到了。”达米安仿佛都见杰森在噘嘴了,有点可爱。然后他盯着杰森的身上,“你是只有这一套衣服?”就知道达米安一定会调侃他的穿衣品味,“我喜欢休闲装。你今天很帅。”
   
        杰森说完这句话都觉得自己的良心在痛。“你可从来没夸过我。”【我从来都不想夸你!】“是吗?我是想说你平时都很帅,今天更帅了。”杰森用真挚的眼神看着达米安,“我给你买了咖啡。”“……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喝这种类型,是不是有求于我?”【原来你喜欢喝这种咖啡啊!】杰森觉得今天自己是撞了大运,他从来不买咖啡喝,只是因为今天店员说这种饮品做活动。
  
        “其实……”杰森表现出羞涩的神情,“我注意你很久了。”他把头偏了过去,说的好像真有这么回事一样。(当然,把头偏过去是为了不让达米安发现自己在偷笑,他表演的超像。)
  
“!!?什么时候开始的?”
  
“三个月前。”
 
“这么久?我什么也没有察觉。”
 
“你从没有恋爱经验什么也不懂很正常。”
  
“我一点迹象都没发现。”
  
“我不是说因为你没恋爱过!”
 
“他们没什么直接的关系。”

“……你想说什么。”
 
“我不信你陶德。”
 
“…………哦。”
   
“嗯哼?”
 
“………不管你怎么想,我说的都是实话!”
   
   
         他们俩在车站沉默了三分钟,然后车来了。“上车了陶德。”“我不。”“为什么?”“你知道为什么的!”
      
         杰森还是被达米安拖上了公交车。
      
         达米安坐在杰森的旁边,杰森不想理他,他没想到自己的谎言会被这么快识破。那今天出来还有什么意义!?
  
“抱歉。”
 
         杰森有点惊讶于他的态度但还是不想理他。
 
“昨天你约我今天出来,我就该猜到点什么。”
   
“可是你没有!”杰森觉得自己快要哭出来了,明明自己是在演戏!
  
“我今天会好好陪你的。”达米安喝了一口咖啡,“这是你随便买的口味吧。”
   
“是,我根本不了解你。”
 
“你会慢慢了解我的。”杰森觉得这句话很意味深长,不过达米安没接着说下去了。

        公交车到达了一座小公园。杰森很小的时候经常来这转悠,以前他就住在这儿附近。那时的公园还没有什么娱乐设施,人们也就是坐在长条板凳上欣赏风景,拉拉家常而已。时间过得太快了,他也已经有很多年没来回来了,要不是说这里就是××公园也许自己根本认不出来。

        达米安第一次来这里,对他来说这并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东西。但杰森选择了这个老地方,他认为这所公园能够给自己带来好运。因为这儿总能给自己带来美好的回忆。

        他把目光转向达米安发现对方正在看自己。

随笔

说真的,心里有点慌。

大概两个多月都没写出来什么东西了,之前虽然文笔挺差劲的,但最起码还能胡编乱造出一些。就像之前看到一位太太说过『不是真的写不出来什么东西,而是说写不出来自己想要的东西。』

空余时间经常会翻一翻之前写过的一些文章,自我感觉根本都没有什么长进,而且越写越烂……现在大概自己都不知道当初是为了什么而写文,每个人写文都是为了表达自己对角色的喜爱,是的。但我总觉得自己一开始写文的初心总是带有那么一点点功利……

怎么说呢,无非就是想让大家给我多点几个小红心。总是认为只有文章写得好,才会有更多的人喜欢。等现在发现其实并不是这样啊。有很大部分因素取决于你所萌的这个cp或者说这个圈子的公众热度。

近几年自认为自己还混了不少圈子,有同人文多到看不完的圈子也有冷到几乎没人的圈子。总有人说冷圈的里的太太是个宝。确实是这样的,但绝大多数跳进冷圈里的太太们最终还是以冷到写的再好的文也没人看的结局跳了出去。

人的心境,是会变的。现在我在想难道写文章,真的就是为了要得到那些红心吗?是基于对角色们的爱,是大于要博得读者欢心的爱。

那你不博得读者的欢心,你写什么文?不是说随心所欲的写的毫无章法的写。而是用写出让所有人都满意的作品。

所以说啊要写文,别写那种自己都拿不出手的东西。静下心来好好想一想吧,脑洞会在一瞬间涌现,但文笔总是要靠时间来磨练的。

那么当再一次浏览你所写出的作品时,也不会在心中留下太多遗憾了。

【damijay】不寻常的夜

※大米已经向杰森告白了,不过杰森一直没反应
※开车又失败了……
※祝大家元旦快乐!:)




新年的第一天的夜晚

杰森一个人走在大街上,他想做点什么,又不想做点什么。昏黄的路灯照在水泥地面上呈现出一圈与哥谭截然不同的暖橘色。

街上的人很少,哥谭一年四季都是这样,在这个犯罪率极高的城市,夜晚不会有什么人跑出来闲逛。

杰森就这样顺着橘黄的灯光向前走,道路两边的商店几乎都关门了,新一年的到来确实是一个值得庆祝的日子,虽然说新一年并不能减少一丝丝哥谭市的犯罪率。

他得承认,这一天和平常并没有什么区别。对于杰森来说,每一天过的都没有太大的区别。

杰森踏进一家酒吧,「好吧,如果非要感叹一下,为今年第一次喝酒干杯。」

随便要了一杯啤酒,杰森坐在吧台的椅子上看着舞池中央的人群魔乱舞,他从来不在酒吧跳舞。杰森不会跳舞,再加上他觉得在这种乌烟瘴气的地方跳舞会有一种羞耻感。

“先生您好,请问您是杰森先生吗?”一个酒保拍着杰森的肩膀问道。

“有事?”杰森皱了一下眉头,这种时候找人的基本上没什么好事。

“刚刚一位先生打电话来问有没有一个穿着黑色皮裤,红褐色外套还戴着黑色手套的男人。”酒保一五一十地说,“就是您的这套搭配了。”

“对方说自己是谁了吗?”杰森的脑子里闪过了无数个可能找他的人选。

“那位先生只说让您在这等他,他一会儿就到。”酒保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杰森,向放CD的人打了个手势,全场的音乐声暂停了下来,人群一片不知所措。

酒保拿起手边的话筒,“各位顾客真是不好意思,刚刚一位先生说要包场,麻烦大家……”

「气势真不小。」杰森猜等下要与他见面的神秘男人肯定是个大佬。

“就留我一个?”

“那位先生是这么说的。”

「好吧,现在气氛变得紧张起来了。他大概是个什么人……反正一定不是好人就对了,这个时候找到我肯定是要干什么大事……」

杰森不停地转动着杯子让它底面在桌面上摩擦,「为什么我要乖乖在这等他???」


大约是过去了十分钟,杰森感觉自己的身后吹来一阵寒风,酒吧的门被人推开了。

“你找我?”杰森没有回头去看那个进来的男人,“酒保,给我加点酒。”

“陶德你看上去很悠闲。”

「哦,这熟悉的声音。」杰森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然后把头扭过去,「哦,这熟悉的人。」

“你,更闲。”杰森晃了晃手里的酒杯抿的一口。

“是吗?我去你家没找到你,给你打电话,发现你手机在床上。”

“别说你把我家门给撬开了。”

“只是窗子。”男人走进杰森在他身边的一个位置坐了下来,“再加一杯酒。”

“好吧,那麻烦你明天得给我重新换一个窗子了。不知道,小少爷今天找我有何贵干?”杰森用手撑着头看着穿着一身西装革履的大佬。

“你之前说今天和我过的。”达米安松了松自己的领带。

“那一定是你做梦梦到的。”

“别逼我爆粗口,陶德。”

“冷静一点小少爷,那次我只是随便说说。像你这样有钱有势,长得又帅的,完全可以随便找一个人陪你过节。”杰森在心里舒了一口气,还好不是什么黑恶势力的人。

“你知道我喜欢你的陶德!”

“我们能不能不谈论这个。”杰森有点脸红了,他尽力装出让自己不害羞的样子。

“那你觉得我把这里包场是为了干什么?”杰森可以从语气中听出来小少爷有点恼火了。

“我怎么知道,一开始还以为是黑恶势力要找我搞事……”

“……坦白点陶德,你不可能不喜欢我。”达米安盯着杰森的绿松宝石眼睛看。

“好吧,曾经有那么一点点。”杰森想要躲开达米安的视线。

“那现在呢?你开始害羞了。”达米安没有一丝的犹豫抓住了杰森的头发。

杰森整个身体都剧烈地抖动着,这是他第一次被男人亲到。冰凉的嘴唇触碰到自己,杰森感觉整个脑子都开始发晕,另一股不属于自己的酒气在他的口中窜行。他想要挣扎想要呕吐,可是那双手紧紧地攥着自己的头发。

“你…………”杰森想要挣扎着吐出一句话,但很快他的嘴唇又被粗鲁地霸占了。杰森使不上劲,达米安现在几乎完全压在他身上,他完全能感受到达米安在顶着自己。

「艹!!!」杰森想今晚他一定是整个哥谭市心情最复杂的人了。





“咳咳咳——”杰森在咳嗽中清醒过来,虽然说他的大脑还是处于当机状态,杰森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身体。

“怎么?还想再来一次?”达米安沙哑着的声音杰森耳边响起。

“我在做梦吧。”杰森用力掐了下自己,等他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和达米安还在一张床上。

“这是你的荣幸陶德~”达米安把腿架在杰森的腹肌上,“你的下半辈子不用愁了。”

“。谁要你这个臭小鬼包养!”

“顺便告诉你,作为纪念,我把那家酒吧买下来了,以你的名义。”

“别这么擅做主张啊!”杰森红着脸朝达米安大叫。

“哈哈哈哈哈,陶德你太可爱了。”达米安在杰森的脸上戳了几下,“以后你就不再是一个人了。”

“啧……多管闲事的家伙。”杰森重新躺到床上,「达米安他……混蛋东西!!!」

【陌生人×吞佛】 瞎扯瞎扯……

※对人物没有具体说明,纯粹瞎扯的一篇,无结尾
※原本打算后面开车的,不过还是失败了 :-(
※如果可以的话求给一些灵感,我把后面补了!!!



一双手蒙上了微微睁开的眼睛,睫毛在一瞬间颤动着,扯开了他似笑非笑的嘴角,

“汝来了。”

“汝知道吾是谁?”

手被反绑在板凳后面,令他不能动弹。喑哑的嗓音贴着他耳边响起,一股湿热的气息亦在他的脸庞轻吐。

“何必掩饰。”

“汝觉得我在掩饰。”

“汝没吗?”

“若不是掩饰,又何必如此大费周折地将吾弄成这副模样。”

“哈,害怕了吗?”

“吾该感到害怕吗?”

“汝总是能成功勾起吾的兴趣。”

黑色丝布代替了那遮住眸子的双手,没有丝毫挣扎的动作。不安分的手指在他的颈处停留了片刻之后继续向下滑去。

“吾该感到自豪吗?”

“汝是第一个勾起吾兴趣的人。”

“但汝并不是第一个对吾感兴趣的人。”

“嗯?”

手指的力度在这句话出口时越发地加大了。

“汝想在吾这里获得什么?”

“汝说呢。”

“或许只是想满足自己的欲望。”

“汝可以这样认为。”

“那汝也该知晓吾不会轻易向别人低头。”

“对任何人吗?”

“汝的语气听起来很有信心让吾破例。”

“值得一试。”

留下片刻的安静。

“如果真的是如吾所想的那样,之前对吾所使用这个方法的人是失败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肆意的狂笑声中,冰冷的物体就压了下来,狂乱不迭地啃咬他紧闭的双唇。这个吻让他的呼吸变得急促,他想要反抗, 但现在他觉得整个人仿佛都要倒在对方的身上。

“汝现在感觉如何?”

“咳咳咳……”

回答他的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声。

“汝在这方面可真是意外的脆弱,只是吾还尚未进入前奏啊。”

话音未落,双腿毫无防备地被直插进来的第三条腿粗暴地撬开。

“别……咳咳咳。”

捆在凳上的人开始发抖,即便双方都清楚这不是他第一次被男人如此玩弄。

“害怕了吗?”

“汝,还不足让吾畏惧……”

“很好。汝的个性果然是在何种状况下都不会改变……但这一次如何呢?”

【damijay】来交往咯

※达米安住在杰森的安全屋快有一个月了

※杰森表示压根不想睬这个超坏脾气的小少爷,今天的小少爷好像比以前更加不正常

※用烂了的交往梗


“陶德今天该轮到你做饭了。”达米安躺在一张不大的床上,杰森皱了一下眉头然后把头蒙到了被子里。

一个月前这还是属于杰森·陶德一个人的安全屋。

直到达米安那个小鬼发现了这儿。他还很清楚的记得,那天自己出去买完面包回来之后发现床上放了一张纸条,

「想拿回你的红头罩就去找达米安·韦恩」

“快点,你耽误到了我宝贵的时间!”

“我不会做饭,真的。”杰森翻过身之后把屁股对着他。

“去你妈的陶德!你现在就得起床做饭!”

杰森的棉被抽走了,因此他打了个哆嗦。

“哦我的天,小少爷你可以回家尽情发疯好吗?现在我只想确保我获得充足的睡眠。”

杰森迷迷糊糊地在身子周围摸索了几下,“被子你弄哪了?”

“扔了。”

“我没心情陪你玩小屁孩。”

“没骗你。”

杰森睁大眼睛看了看四周,“我靠被子呢?”

“达米安·韦恩不想再回答一遍这个愚蠢的问题。你确实有够蠢的陶德。”他悻悻地拿起了床边的一本书,

“《植物培养三十六计》?看不出来你还有这种爱好。”

“别乱动别人的东西小鬼,现在我只想知道他妈的我被子在哪?!!”我靠这个小东西就是个祸害,从收到那张纸条开始杰森就一直有这样的想法。

“如果你现在去把早饭做了,我会考虑把被子还你。”达米安瞟了一下杰森接着一个劲地翻着那本植物养殖书。

“想得美,被子你拿走吧。自己玩去吧小崽子!”阿尔弗瑞德应该对这个家伙也挺头疼的。

“陶德你个蠢货,你就是个废物!父亲根本不该选你当罗宾的!”

达米安以为杰森会暴跳如雷的,不过他好像什么也没听见。

“我靠靠靠还打人啊你?”沉默了几秒钟之后杰森感觉到自己的老二被狠狠地撞了一下。

“我踢很轻的,为了我的性福。”达米安面无表情地看着怒气值快要冲破房顶的大男孩。

“说吧找到这里来,你到底是想要搞什么事?别说是因为你喜欢我什么的。你的性福关我屁事?”杰森一屁股从床上坐了起来大吼道,“我良好的生活习惯都被你弄的乱套了!”

“少在那瞎扯了陶德,你的狗屁良好生活习惯!”

“那你他妈的就是喜欢我吧?”

“鬼扯!”

“……你在脸红什么?”杰森现在有点后悔说这个小少爷是有些喜欢他了。

“杰森·陶德你真的是世界上最蠢的人!”

杰森发觉现在的情况越来越不对劲了,别和我说这个臭小鬼真对我有什么乱七八糟的感情。

“没你恶心小少爷。”

“你几岁了!”

“啊?”

“我问你几岁了!蠢货。”

“你脑子不正常吧?”

“我已经16了!”

韦恩家的小少爷看来是彻底疯了……

“那又怎么样?”达米安的神经质几乎把杰森的睡意打消了,他在考虑等下要不要打电话给老蝙蝠建议把他家的小鬼送到阿卡姆精神病院去。

“我需要知道你的年龄陶德!”

“我?比你大。”

“这是废话。”

“那你想听什么?”

“具体年龄!”

“好吧,等我告诉你之后,你就得把被子还我,而且不能打扰我睡觉。”

“可以。”

“我23了小少爷。”杰森说完这句话就马上倒了下去。

“那就和我交往陶德。”

“如果你把这话和迪基鸟说,说不定他会同意。”

“我是认真的!”

“我也是。”

“滚起来混蛋!”一本书“啪”地砸到了杰森脸上,“你同意了没?”

“当然没有,我得承认和同龄人相比你身材确实不错,不过我对你没什么兴趣~”杰森已经发不出火了,他耸了耸肩膀,“哦对了,刚刚是谁说不打扰我睡觉的?”

———————————————————

“好消息,我已经把陶德搞定了。”

“他居然就这么答应了。”

“不要怀疑我的魅力提米。”

“好的好的,我只是有点好奇。”

“好奇什么?”

“各种方面的好奇。”

“我敢说,在我和陶德表白之前,他绝对对我也有意思。”

“赞同。”

“好了,我得去做早餐了。”

“不可思议,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贤妻良母了?”

“这个词我不喜欢。”

“啧啧啧,祝福你们。”

“谢谢,等下次见面我可以教授你有关这方面经验。”

“……那谢谢了。”

‌【恨心】日常聊天2

cp:南宫恨×忆无心

※网名就是给对方的备注啦!w
※没有[熊猫]的表情就用“🐻”来代替了,这次不打时间了,累死……


小公主👸
:!!!

大熊猫🐻
:???

小公主👸
:我感觉有点饿……

大熊猫🐻
:………………

小公主👸
:(´°̥̥̥̥̥̥̥̥ω°̥̥̥̥̥̥̥̥`)

大熊猫🐻
:你爹呢?

小公主👸
:(´°̥̥̥̥̥̥̥̥ω°̥̥̥̥̥̥̥̥`)爹亲他不给晚上吃东西

大熊猫🐻
:真是可怜的小娃娃。

小公主👸
:所以我就来找你了!

大熊猫🐻
:黑白郎君马上要睡觉了!

小公主👸
:骗人←_←不带你这样的

大熊猫🐻
:(๑¯ํ ³ ¯ํ๑)

小公主👸
:噫。

大熊猫🐻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公主👸
:←_←黑白郎君又在卖蠢了

大熊猫🐻
:噫。

小公主👸
:你好好的笑什么啊?

大熊猫🐻
:我乐意。

小公主👸
:…………

大熊猫🐻
:好了,你赶紧去睡觉吧!

小公主👸
:我要吃东西( >̶̥̥̥᷄д

大熊猫🐻
:有个方法,

小公主👸
:( ´∵`)

小公主👸
:快说!

大熊猫🐻
:趁其他人都睡着了,你去厨房偷点不就行了。

小公主👸
:←_←那菜都凉了

大熊猫🐻
:上次我们买的面包和饼干呢?

大熊猫🐻
:我记得几天前刚买的→_→

小公主👸
:吃完了……不过不是我吃的!我就吃了一点点(´°̥̥̥̥̥̥̥̥ω°̥̥̥̥̥̥̥̥`)

大熊猫🐻
:还有谁吃了?!

小公主👸
:他们都吃了……

大熊猫🐻
:嗯?!

小公主👸
:哎呀别管这个了,我快要饿死了!!!

大熊猫🐻
:所以你想干嘛→_→

小公主👸
:上次我不是给你带了薯片嘛(๑¯ํ ³ ¯ํ๑)

大熊猫🐻
:你想让我送过来。

小公主👸
:理解能力还不错嘛

大熊猫🐻
:想得美。

小公主👸
:喂喂喂……

大熊猫🐻
:吃零食多不好

小公主👸
:不是你喜欢吃我才买的吗……

小公主👸
:……(ノ`⊿´)ノ

大熊猫🐻
:我是大人。而且吃的很少,我可是懂得要保护身体健康的黑白郎君啊哈哈哈哈哈哈!

小公主👸
:~%?…;# *’☆&℃$︿★? 。

大熊猫🐻
:反正我是不会给你送去的。

小公主👸
:你一点都不贴心!

大熊猫🐻
:但我自我感觉良好啊。

小公主👸
:被你给气死(•̀へ •́ ╮ ),不说了,我去睡觉了!

大熊猫🐻
:你不饿啦?

小公主👸
:嗯(。•́︿•̀。)

小公主👸
:晚安!

大熊猫🐻
:(づ ̄ ³ ̄)づ晚安,晚上真的不能吃零食这点我赞成你爹

大熊猫🐻
:明天再陪你一起去买小面包哈……

大熊猫🐻
:……(ɔˆ ³(ˆωˆc)

次日


小公主👸
:昨晚不该那么说你啦,你还是挺好的(。’▽’。)♡

小公主👸
:等你回我,我们就出门去买东西吃。

大熊猫🐻
:那走吧。

小公主👸
:(⊙o⊙)你速度一直都这么快呀

大熊猫🐻
:……哼

小公主👸
:( ´﹀` )喜欢你!

大熊猫🐻
:没有人不崇拜黑白郎君啦!

大熊猫🐻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公主👸
:我是说喜欢,

大熊猫🐻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没有不喜欢黑白郎君的啦!!!

小公主👸
:…………你不懂,我等下就去你那边(◦˙▽˙◦)

大熊猫🐻
:嗯

小公主👸
:么么哒!




[无心,你要出门啊?]


[嗯嗯。]


[和黑白郎君一起?]


[嗯,大伯,麻烦我爹亲醒的时候跟他说一声,叫他不要担心我。]


[好的,早点回来无心。]



[唉…………等小弟起床怎么和他说呢……要是实话告诉他估计又要去寻架了…………]

【恨心】日常聊天1

cp:南宫恨×忆无心

※网名就是给对方的备注啦!w
※没有[熊猫]的表情就用“🐻”来代替了

小公主👸(13:26:05)
:大熊猫,在吗?(>y<)

大熊猫🐻(13:26:27)
:……嗯?

小公主👸(13:27:02)
:等一下你要不要出来玩啦!(>y<)

大熊猫🐻(13:27:25)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什么地方值得让黑白郎君去玩!??

小公主👸(13:28:05)
:唔…………我不知道哎,就是单纯地想拉你出来玩啊Σ(°Д°;

大熊猫🐻(13:28:36)
:……哼!
忆无心!你每句话后面都带的那是什么东西!

小公主👸(13:28:55)
:啊你说那个,叫做  颜表情  ( •̀ .̫ •́ )✧,是不是很可爱!!!

大熊猫🐻(13:29:03)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黑白郎君觉得十分的愚蠢!

小公主👸(13:29:47)
:(。•́︿•̀。)(。•́︿•̀。)(。•́︿•̀。)

大熊猫🐻(13:30:08)
:……哼。

大熊猫🐻(13:30:15)
:好吧并没有那么蠢!

大熊猫🐻(13:30:23)
:忆无心你人呢!!!

大熊猫🐻(13:31:30)
:ヽ(;▽;)ノ……

小公主👸(13:33:12)
:刚刚银燕哥哥和霜姐姐要出去买东西,问我要不要买点什么,我就跟他们说了一会
(*๓´╰╯`๓)♡
黑白郎君也会用颜表情了哎!

大熊猫🐻(13:33:59)
:你要他们买了什么东西?
真是蠢透了(•̀へ •́ ╮ )

小公主👸(13:34:35)
:明明很可爱啊!猜一下是谁教我用的
( •̀ .̫ •́ )✧
就是叫他们带一些面包,小饼干~

大熊猫🐻(13:34:56)
:黑白郎君才不稀罕猜,不过是谁这么蠢???
那你是不打算和我出去买?

小公主👸(13:35:33)
:不要说颜表情蠢啦!你不是也用了吗←_←
就知道你猜不到,是仗义二哥教我的!
找你聊天不是就在喊你→_→

大熊猫🐻(13:36:14)
:原来戮世摩罗是这种人。

小公主👸(13:36:58)
:啊???( ⊙ o ⊙ )哪种人啊?

大熊猫🐻(13:37:01)
:他不是一直在学坏?

小公主👸(13:37:38)
:好像听别人这么说过(⊙o⊙)

大熊猫🐻(13:38:15)
:他是想把你也带坏。

小公主👸(13:39:05)
:(⊙o⊙)……不就是发个颜表情……

大熊猫🐻(13:39:36)
:你这个小娃儿懂什么!

小公主👸(13:40:14)
:一脸懵逼.jpg

小公主👸(13:40:24)
:不懂了吧
黑白郎君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jpg

大熊猫🐻(13:40:30)
:哦???

大熊猫🐻(13:40:35)
:黑人问号.jpg

小公主👸(13:40:55)
:你居然知道!

大熊猫🐻(13:40:59)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没有什么东西是黑白郎君不知道的啦!!!

大熊猫🐻(13:41:05)
:v(◦'ωˉ◦)~♡

小公主👸(13:41:10)
:哇喔:-O

大熊猫🐻(13:41:11)
:点错了

【大熊猫🐻撤回了一条消息】

小公主👸(13:41:26)
:啊!?居然撤回了?
还好我已经截屏了v(◦'ωˉ◦)~♡

大熊猫🐻(13:42:00)
:黑白郎君命令你马上删掉!

小公主👸(13:42:48)
:v(◦'ωˉ◦)~♡

大熊猫🐻(13:43:15)
:忆无心!!!

小公主👸(13:43:54)
:黑白郎君你叫我有什么事?"٩(๑ᵒ̴̶̷͈̀ ᗜ ᵒ̴̶̷͈́)و

大熊猫🐻(13:44:37)
:小娃儿你别得寸进尺!

小公主👸(13:45:18)
:大不了我删了就是→_→

小公主👸(13:45:54)
:还有你到底出不出来玩啦?(>y<)

大熊猫🐻(13:46:33)
:哼……
黑白郎君已经在你家门口了!

小公主👸(13:47:05)
:Σ( ° △ °|||)︴速度好快!

大熊猫🐻(13:47:56)
:要我喊你名字吗!赶紧出来,南宫恨不想等太久!(•̀へ •́ ╮ )

小公主👸(13:48:44)
:你急什么啦!你等一下我马上就来(。’▽’。)♡

小公主👸(13:49:25)
:你刚刚是不是用了颜表情!🐻

大熊猫🐻(13:51:07)
:……你看错了
黑白郎君不会用颜表情!

小公主👸(13:51:54)
:麦狡辩啦,你很可爱的(。’▽’。)♡

大熊猫🐻(13:53:22)
:……
你怎么这么慢!!!


[来啦!]

[哼……]

[走吧走吧~]

[别拉着我!]

[就要 ^_^ ]

【SB/BS】与哥谭小姐的第一次会面

※布鲁斯性转,其实看不出来。

※关于二位第一次见面的一段对话。

…………

『等一下!其实您一开始就知道我是超人是这样吗!?』

『我很遗憾你到现在才发现,小记者。』

『韦恩小姐!这说不通啊!』

『就如同你也知道我不止有‘韦恩小姐’这个身份一样。』

『您知道?!』

『或许我知道的更多。』

『我!除了记者这份工作还能去做些什么!』

『你还有你的大都会克拉克。』

『看来韦恩小姐确实是什么都知道!』

『放轻松,别来干涉我的哥谭你会什么事也没有。』

『所以您认为我知道您就是那个传说中的‘蝙蝠女侠’?』

『‘传说中’这是你对布鲁西·韦恩的评价?』

『不,这只是人们普遍对蝙蝠女侠的评价。』

『那你认为?』

『韦恩集团的大小姐和蝙蝠女侠居然是同一个人,这个消息太令人惊讶了!』

『我猜也不会有人料到一个小小的记者,却是他们大都会的超级英雄。』

『但我们不是一类人小姐!』

『一类人?当然不是,农场男孩才是最适合你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

『小记者你该看看你的脸,它都胀红了。』

『咳,您再这样我恐怕我们接下来快不能好好交谈了。』

『我得说,和你聊天很愉快。』

『您要走了吗!?』

『哥谭小姐总是会出席各种晚宴。』

『在那之后呢?』

『我想肯特先生不会不了解蝙蝠女侠的故事。』

『您会匿藏与黑暗之中!您会去打击犯罪!您会去伸张正义!』

『不用夸我,适合赞美超人的词语会更多。』

『但我认为这还说不上是赞美。』

『看来你的确很适合做记者还有编辑文字这份活。』

『很期待下次与您的见面,韦恩小姐。』

『下次或许你可以称我‘布鲁西’。顺便第二次见面时我还很想和你讨论一下关于——农场男孩摘掉自己的眼镜之后化身为拯救世界的英雄是如何不被别人揭穿的。』

『……这确实是个好问题,韦恩……不,布鲁西。』

『你要知道,我说的是下次见面。你太心急了肯特先生。』

『您不要戏弄我了!』

『那么再见了小记者兼超人的可爱男孩。』

『再见美丽的哥谭小姐兼蝙蝠女侠。』

【雁默】雪

独立于城墙上,上官鸿信伸手接过一片飘飘而下的雪花。

又是一年冬天。

哈,这是你离开后的第几个寒冬呢?

五年或是十年……都不重要了,时光流逝曾经的两个人看似也变得模糊起来。

任由雪花在自己的衣衫上融化,暗红的长发在沾上了点点圣洁的白之后流露出一股不明的感情。

你,有想我吗?师尊。

手中的笔毫无预兆地抖落在纸上很快染出一片墨色,拿起笔放回砚台上,默苍离起身走到窗边望了望窗外。除了白茫茫的一片,四处毫无生机。

大雪掩盖了自然界的万物,连同自己的内心也被这茫茫白雪覆上了一层。

“苍离啊,这大冬天的不生个火炉子你不冷我可是要冻死了。”

杏花君抖了抖伞上的残雪,收起伞随意将它靠了在木门边上。片片雪花趁着缝隙刮进小屋里,杏花君赶忙关上了门。

“喂,你怎么还站在窗子旁边!”

“看风景。”

“这个时候哪有什么风景可以看,我买了两壶酒回来一起来喝吧!”

“我想在这里站上片刻。”

“难道是有心思啊?”

“我应该有什么心思。”

“啊啊啊,现在就别在我面前绕弯子了,你不喝酒我可要忍不住了。”

“你喝吧。”

“喂…………那我就不客气了。”

我应该有什么心思呢?竟然会在此时心神不定。是因为他在思念我吗……那么现在我对他亦是思念的情感吗……

不曾知晓这离开的七年鸿信过得可好,但这句话的答案对自己而言已是毫无意义了。

重新回到书桌,默苍离从壶中倒出一杯酒,一饮而尽。

或许我该承认,我的内心从未将你放下过。

公园真是一个神奇的地方 1—2

1

赦生童子发现吞佛这学期好像换了一个男朋友,不得不说这个新男友和之前的那个长得简直是一模一样。

这十分奇怪,赦生对新来的一步莲华与之前的袭灭天来是什么关系有着极大的好奇心,大概是微整容了。

身为最铁的好友从吞佛童子嘴里知道,这个周日他会和一步莲华一起去游乐场。

很好,周日下午赦生早早地就藏在游乐场的某个草丛里,他还特意带了望远镜。

下午2:16赦生童子在隐蔽的草丛里看到了吞佛与一个男人的身影,他顿时觉得自己蹲了一个小时多的腿不酸了。

“我也不是小孩子了来什么游乐场。”吞佛终于开口了。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吗,就是这。”紧接着他就听到了吞佛童子身边那个男人的声音。

“记得。”

“当时你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呢。”

“哦?”

两个人的脚步离赦生所在的草丛越来越近。

“有个词语,叫做‘血丝三千’。”

“嗯?”

“还没有人这样形容过你的红发?”

“大概是有吧。”

“它们很美。”

说这句话的时候,一步莲华还用手在吞佛的头上摸了一把。

啧啧啧,赦生童子将望远镜对准了一步莲华,白色的长发,近看长得确实不错。他现在觉得一步莲华,袭灭天来最大的差别,一个白色一个黑色。

不,说不定一步莲华是个腹黑。

“要不要吃棉花糖?”

“草莓味的。”

“好,在这等我。”

草丛前面有一把长椅,吞佛童子就在长椅上坐了下来。

赦生很庆幸自己选了个绝佳的好位置。

但是,草丛里真的是很热。如果再不给他吃一个冰淇淋或者喝一点冰汽水的话,赦生觉得自己就要中暑了。大热天来公园公园约会,搞不懂这对小情侣……

吞佛童子静静地坐着,一言不发。一步莲华还在买棉花糖,赦生想自己要不要喊吞佛一声。算了,还是不要暴露自己了,好友要是知道自己在草丛里监视他们两个肯定会对自己产生奇怪的看法。

毕竟赦生觉得自己在班里的形象还是比较好的。

 
2

“吞吞你的草莓棉花糖~”

“多谢,”看到和他一样颜色的另一支棉花糖,“你也喜欢这个味道?”

“这是我第一次吃草莓味哎。”

“很好吃的。”

一步莲华用舌头卷下一块粉红色的软团,“确实。”

“公园里挺热。”

“嗯。”

“我们要在这儿坐一下午?”

对方笑吟吟地看着端坐在长椅上的吞佛, “听你的~”

“哟,二位。”

不和谐的声音毫无准备的在吞佛童子和一步莲华耳边响起,确切来说还有个草丛里那个也听见了。

“……”

“好久不见啊表弟。”

刺激刺激刺激,来者竟是袭灭天来。

厉害了,怪不得长得这么像。不过这兄弟两也是奇怪,居然都喜欢上吞佛了……赦生突然想起了小说里的桥段,别跟我说有一种可能是因为兄弟恋所以把吞佛给牵扯进来了……

赦生赶紧甩了甩头,真是可怕的想法。

“世界真是小啊,没想到在这能碰到两个熟人。”

“哦?这确实是很巧。”

吞佛根本不想掺和他们表兄弟之间的谈话(撕逼),往长椅的侧边挪了挪,继续吃自己的棉花糖。

“不邀请我坐吗?”目光直指吞佛。

“请。”

话音未落一步莲华猝然站了起来,“我想吞佛的男友有理由坐在离他最近的位置吧。”

“你说呢?”黑发的人抚着自己额前的一缕垂发,眼神丝毫不曾偏离吞佛童子。

“既然如此,那我坐中间好了。”吞佛的棉花糖吃到将近一半了,挪到新位置之后的他依旧面无表情,“你们都很会挑时间。”

不得不说现在的局面十分混乱,赦生记得吞佛和自己说过其实他根本不想找什么男朋友,更不想谈恋爱。可惜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草丛前面的几个人关系变成这样,但总之有一点,他十分同情好友现在的处境。

现在赦生觉得谈恋爱并没有像小说中写的那么美好。

一步莲华没有对吞佛的回答作出什么太大的反应,一屁股坐在吞佛的右边。袭灭天来自然就坐在左边了。

“不知道表弟今天怎么想到会来公园?”

“如果我说是因为知道你们会来这里呢?”

“嗯?有意思。”

“不排除是我和吞佛心有灵犀的缘故啊。”

“作为表哥,我可是一直没发现你是一个带有迷信色彩的人呢。”

“那你现在知道了。”

这两个人一定要把我夹在中间吗?吞佛心里很是无奈,明明都是逼迫自己和他们谈恋爱的哎。